你的位置:中国玉石门户网 > 蓝田玉 >  蓝田玉暖rss地图

蓝田玉暖

2014年08月05日来源:中国玉石门户网浏览/我要评论

  当我看到黄征辉先生最新出版的《沧海月明》一书时,我的脑海里瞬间跳出“蓝田玉暖”四个字。我想借改装诗句“蓝田日暖玉生烟”,将“蓝田玉暖”四个字送给征辉先生。征辉先生身上所展现出来的谦和、雅致、逸趣、率真的气质,如同一块玉石,个中收藏了河流溪涧,风声雨韵,却仍淡定从容,尽散浮尘,以温润内敛之光存于一方文坛。
 
  《沧海月明》在技法上他不再刻意地追求叙述方式的推陈出新,另辟蹊径;在内容上更注重对生命和众生的思考,自我内心的提炼与完善。作者以一颗真诚的心,以自我的人生体验为模本,写出了蛰伏在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生命感慨与况味。
 
  征辉先生写了一百多万字散文,仍然笔耕不辍,文思泉涌,我以为这是他坚持平民化写作的结果。征辉先生笔下有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从小学老师到村里的一班同年哥,从洗车女工到身边的同事朋友,在他眼里,人人皆可入文章,人人身上都有可圈可点可描绘的独特气质。作为一个作家,对渺小的平凡人物他从不俯视,而是以平民化的视角,发现平凡人的不平凡,也以平民化的视角发现不平凡人的平凡。比如他从诗人蔡其矫不愿坐小车,要和文友们一起乘中巴车看到这个著名诗人的率性童真;从舒婷在公共场合很少发言看到她的平民心态。正是这些饱含感想、情真意切的文字使人们在他的文章中读到自己的影子,发现了自己与他人的天然联系。
 
  征辉先生笔下的人物中,女性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金秀)辫儿跳着,担子悠着,腰肢挪着,活生生一株石崖上的小百合,鲜嫩洁白,在煦风里曳曳摇摇。”这是年轻单纯的山村阿妹,征辉先生见证了她温馨而坎坷的爱情之路,直至她渐渐老去,“看到她的满头青丝竟已全然转白,灿灿亮亮。虽然她的脸盘漾着笑,身腰还是柳柳条条,但我的心里,在诅咒时光的刀刃:为何这般锋利无情?!”前后的巨大反差,令征辉先生心中充满无感伤和悲悯。“定睛看她:又一个长汀妹子。大大亮亮的眼睛,及肩的乌发。言语爽利,动作灵捷。”这是一起学车的师妹,寥寥数笔,就勾画出了她美丽大方、活泼爽利的形象。
 
  征辉先生写女性,观察细致,形神兼具。他写她们的容貌之美、仪态之美、性情之美、品格之美。想必他是个惜缘爱花之人,只有真心尊重、理解女性,才会发自内心地赞美,欣赏她们,对她们的命运、境遇充满无限的同情怜悯。正因为如此,他的笔下才会彩虹般地呈现出一道形形色色的女子众生相。
 
  征辉先生的文字简洁而不简单,凝练而不凝结,古意盎然,传神达意,意蕴深远,这得益于他深厚的古文功底。除了古文功底以外,音乐、戏剧等艺术形式对他的散文写作也有深刻的影响,所以他的场面描写、人物对话都具有很强的画面感,往往通过细节洞彻人物内心。最令人难忘的是他的散文结尾,“一时乎,脑际有些空茫,不知今夕何夕。我们是被撞回到童年、少年的时光里了,我们是陶然沉酣在草香弥散的梦里老家了……”征辉先生总是设法在结尾营造一个余味隽永的意境,也许,他是想通过结尾来表述另一种开始吧!
 
  文章"蓝田玉暖"由玉轩吟|中国玉石门户网提供,希望对各位玉友有所帮助;欢迎分享,转载务必保留此信息。

分享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