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玉石门户网 > 玉石 > 玉雕大师 >  玉雕师赵国安:高档玉石价格不可能回落rss地图

玉雕师赵国安:高档玉石价格不可能回落

2014年08月13日来源:中国玉石门户网浏览/我要评论

 
玉雕师赵国安:高档玉石价格不可能回落赵国安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赵国安认为俄料、青海料、韩料等被笼统定义为“和田玉”是——  

  现当代玉王系列之河南工

  1958 年,一块重达1.35吨的单体玉石在密县被发现,并由上海13 位工匠历时三年半雕刻成中国登山队健儿首登珠穆朗玛峰的大型作品《勇攀高峰》,继而在加拿大万国博览会上拿下金奖。自此,“密玉”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

  历经上世纪80年代的式微,自90年代后期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赵国安致力于重振“密玉”雄风,展现其独特之美。同时,他也清醒地意识到,地方玉种在材质和内涵上仍然无法与“大玉种”和田玉、翡翠同日而语,因此,俄料、青海料、韩料这些地域特点明显的玉种,挂名和田玉未免有“狐假虎威”、误导消费之嫌。

  文、图/记者 江粤军

  种瓜栽豆只为玉雕

  《勇攀高峰》在加拿大万国博览会上一举成名,在随后的一二十年里,“密玉”开采加工、出口创汇蔚然成风。因此,1976年,二十来岁的赵国安作为文化后援队成员从教师队伍中被调到新密市第一工艺厂工作。不过,话说是“择优”,对赵国安而言,实际情形更像是“下放”——玉雕活儿既脏且累,工资待遇又远不及老师,厂里还有不少工龄几年的师傅是自己以前的学生,凡此种种,都让他颇感失落。但既来之则安之,以前,赵国安的爷爷从事的是银饰工艺,耳濡目染中,他对工艺美术算是有所师承,便暗下决心要把玉雕手艺学好。

  每天晚饭后,赵国安给师傅们端茶送水套近乎,以求真传。当时,传统题材刚刚复兴,凡师傅们谈论过的题材,像“富贵白头”、“子孙万代”等,其构图及寓意,他都会暗暗记录在册,不知不觉中,笔记本上竟汇集了一百多种传统题材的名目。这些成为赵国安最基本的积淀,让他在以后的玉雕设计生涯中可以信手拈来,灵活运用。

  学习刀工,赵国安从不死做硬练,而是努力寻找让自己运刀更加娴熟更有效率的方法。由于学过立体几何,他在雕刻上的领悟力比多数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学徒要强得多,很快就掌握了前来传道授业的北京玉器厂老艺人王容海、张世增等人的手艺,牢牢把握住北派玉雕质朴刚健的精髓。

  作为一名热爱生活的有心人,赵国安还特别注意深入乡间体验物性。他经常顶着烈日,骑着自行车,跑几十公里路到新郑境内的山上捉蝈蝈,放进笼子里观察、揣摩,或者到池塘边上看荷花、画荷叶,将这些活生生的物象“搬”上玉雕。

  现在,赵国安还在自家楼房顶上造了一个“空中菜园”,专种黄瓜、茄子之类的时蔬,以便让徒弟们写生、观察。“比如,熟悉了黄瓜开花的形状,遇到有黄色杂质的绿玉,就可以将杂质部位巧妙地雕琢成瓜花,让作品更加生动、逼真”。

  “五色石”可尽展俏色之美

  上世纪80年代,“密玉”发展遭遇困境,赵国安不得不南下深圳、东莞等地发展,由此结识了不少南派玉雕大师,对南方玉雕前沿、尖新的设计理念了然于胸,逐步发展出自己融合南北派的雕工。

  随着玉石市场的勃兴,心怀“密玉”的赵国安最终又回到家乡,决定让这一拥有7000 万吨储量的地方玉种重新绽放光彩,接续起绵延数千年的“密玉”文化之脉。“1971 年考古队在新密超化莪沟遗址发现了8000 年前的玉石小斧。后来,河南四十多处遗址又出土过用‘密玉’制作的商代玉琴拨、唐代披玉、明清玉佛。这些,我一直谨记在心,我相信‘密玉’自有它的优势。”赵国安说。

  “密玉”的硬度跟翡翠接近,但致密度达不到翡翠那么高,也不是翡翠的纤维结构,而是颗粒状结构,这种特性使得它在局部的雕刻上不能做得太精细,否则容易断裂,因此,难以用镂空等手法达到翡翠那样玲珑剔透的效果,但在整体设计上,以线条为主,“密玉”作品可以做到造型多样、独特。同时,由于“密玉”颜色比较丰富,有着“五色石”的美称——以绿为贵,以红、白为多,以黄、黑为稀,所以只要在颜色上多下工夫,是可以尽展其俏色之美的。

  同为河南玉种,独山玉也以色彩丰富著称。两者究竟有何区别?赵国安辨析道:“独山玉的不同颜色一般混生在一个块面上,显得比较驳杂,‘密玉’的颜色呈条状或块状分布,纯度较高,能够做出对比度较强烈的俏色效果。我们一般说独山玉适合做山子雕,而‘密玉’做人物俏色特别出色,更适合挂件、摆件。”

  从2009年到2011年,连续三年获得中国玉器“百花奖”金奖的《笑口常开》、《旺财》和《暮归》,可谓是赵国安最具代表性的俏色作品:《笑口常开》利用“密玉”黄白两色,巧妙地把白色雕成弥勒佛经典的圆脸、阔耳和袒露的大肚,然后把大面积的黄色雕作身上的服饰,造型逼真;《旺财》运用分色的处理方法将该“密玉”原料中的红色与白色运用得干净利落,又不失整体性,小狗的造型比例准确,动态设计生动有趣;《暮归》则选用黑、白、红三色“密玉”巧妙构思,刻画了一头健壮的黑牛迈着稳健的步伐,悠闲地驮着两个学童迎着暮色回家,生动传神。

  此外,赵国安还常常以新鲜热辣的当代主题入玉,像《揽月》就力求表现中国航天梦的实现。

  除了在“密玉”上佳构频出,赵国安也对翡翠及和田玉等各种材质多有涉猎。像《佛宝如意》既采用了和田玉,又结合了各种宝石。赵国安表示:“如意一般都是平放在柜子上,但我以为,立起来欣赏效果会更好。而用各种宝石来衬托和田玉,更能彰显出白玉润泽、稳重的不凡气度。”

  对话赵国安——

  和田玉、翡翠“独大”有理

  广州日报:“密玉”之外,您也做了不少翡翠作品,您认为翡翠受热捧的原因何在?

  赵国安:翡翠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在华人地区攻无不克的“大玉种”,主要在于它的材质具有地方玉种难以比拟的优势,譬如艺术表现力很强,将玲珑剔透的玉石特点彰显得很充分。

  广州日报:千百年来,新疆和田玉在中国玉文化中占主导地位,是否也因其材质上的优越性?

  赵国安:和田玉以温润、细腻著称,这是其他玉材所不具备的,也切合中国传统的文化追求和审美取向。我想,和田玉和翡翠的“独大”都是有道理的,区域性玉种像岫岩玉、独山玉、“密玉”等,确实有着自身的局限性。

  广州日报:您特别强调新疆和田玉温润大气的特性,但按照现在的国标,但凡主要成分为透闪石的玉料,像俄料、青海料、韩料等都可以称为和田玉,您觉得合适吗?

  赵国安:俄料、青海料、韩料等透闪石玉,地方玉种特点明显,在润度、细腻度等方面都比新疆料差一些,直观上没有那种厚重、大气的感觉。在制作过程中,手感上也不如新疆和田玉。因此,在我看来,国标上做这样的规定不太妥当,会弱化和田玉本身的文化内涵,降低其身份,影响其声誉,并误导消费者。很多人不清楚这几种透闪石玉料的区别,误把俄料、青海料当和田籽料,这对市场的健康发展很不利。

  广州日报:那要如何鉴别新疆料和其他地方的透闪石玉呢?

  赵国安:首先从皮上去分析,真正的新疆和田玉籽料,创作者一般都会将皮保留下来,虽然俄罗斯也出产一些籽料,但其皮壳跟新疆料相比,差别仍然很大;其次从密度上看,新疆料给人致密厚实之感;另外,从颜色上看,俄料的白要么显得赤白,要么发青,而青海料特别透,缺乏韵味。我认为应将每一种玉石的成分、硬度、产地都标示清楚,不能笼统地定义为“和田玉”,这样才能让老百姓买得放心、实惠。翡翠也同理,现在除了有缅甸产的,还有日本和巴西的,全都当缅甸翡翠来卖,有坑蒙拐骗之嫌。

  高档玉石价格不可能回落

  广州日报:翡翠这几年价格飞涨,有人认为炒作过度,您是怎么看的?

  赵国安:这几年翡翠的价格确实涨得太快了。其实,中低端的翡翠料还是比较多的。顶级的满绿翡翠、玻璃种,与其他玉料相比,价格高几百倍、几千倍,这既有社会方面的原因,也有原材料稀缺的原因。未来,高端翡翠料越来越少,对其发展也是掣肘。

  广州日报:那您认为高档翡翠价格回落的可能性不大?

  赵国安:高档的玉料,无论是翡翠还是和田玉,价格回落的希望几乎没有,这是由它们的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决定的。

  广州日报:有人提到玉器市场很火,玉料却越来越少,应该多开发新玉种,像“密玉”的重出江湖可以算是其中之一,您是这样认为的吗?

  赵国安:是的。今天,一般人都没有经济实力去消费高档的翡翠与和田玉,但盛世藏玉,当大家越来越喜欢玉石的时候,正是发展其他玉种的好时机。“密玉”颜色丰富,硬度也够,适合制作中上等的玉雕产品,非常有发展前途。其实,除了玉料本身,如果作品的文化内涵、制作工艺都很好,也能大大提升作品的品位。因此,要让普通老百姓接受一种新的地方玉种,最重要的还在于作品设计上能否打动人,能否人见人爱。

  广州日报:您的雕工融合南北,在您看来,今天每个地方的玉工特点还明显吗?

  赵国安:现在玉工的区域性差别不大,北派中有着南派的特点;南派中有着北派的风格,杂糅的情况很常见。当下,每位大师更应该着力追寻自己的个人风格。

  大家简介

  赵国安,1953年生于河南省新密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河南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其作品先后获得国家级特别金奖1件,金奖18件。


 
  文章"玉雕师赵国安:高档玉石价格不可能回落"由玉轩吟|中国玉石门户网提供,希望对各位玉友有所帮助;欢迎分享,转载务必保留此信息。

分享到:
标签: